毕业生访谈 | 杨苏阳:理想和生活,我全都要

Q:学姐你好!最初选校时为什么想来文理学院呢?

我高中在上海世外读IB课程,因为高中的学校比较小,所以我一直很喜欢小的校园环境。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兴趣比较广泛,从政治,经济,艺术之类的都很感兴趣。高中在学生会文艺部,参与了很多戏剧的制作。后来通过家人和学姐的推荐了解了文理学院,了解了Wes,很符合我对戏剧和社科专业的追求,并且离纽约不远,就直接ED2顺利被录取了。

Q:从探索到决定修双专业,你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做计划的人,所以入学的时候就决定双专业,读一个自己有热情的专业和一个更务实的专业,并且尝试把两者结合起来。最终选择了经济和戏剧。

 

第一年比较痛苦和纠结,因为作为国际学生我的英文发音没有达到可以进行戏剧表演的程度,所以我拼命地试镜(audition)却一直被拒绝。所以大一一年一直在给各种剧做服装设计的后台工作,没有获得表演的机会。大二的时候我通过认识戏剧专业的朋友们参与到了我的第一个表演,是一个自传类型的戏剧,由表演者们分享自己的个人故事。我当时分享的是国际生身份带给我的的纠结和成长,其他的演员分别分享了例如抑郁,出柜,父母离婚等很私人的故事。这个表演反响非常好,很多人被它的真实所打动甚至落下泪来,这次机会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在戏剧慢慢找到了方向和感觉。维思大学的戏剧专业是一个非常紧密,友好并且互相支持的集体,给我了很多支持。

 

其实我对经济并没有像戏剧那样的大的兴趣,后来因为有了工作的offer我最后选择了将它辅修(minor)。我觉得经济是一个非常实际,每一天都能接触到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资本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学习经济可以帮助我看到世界的本质。我很喜欢的经济课China’s Economy Reformation让我对中国的经济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经济是我了解社会的方式。

我的选择其实算是把博雅教育的优势发挥了出来。在我出国交流(Study Abroad)的时候,我通过和欧洲大学生的接触意识到无论是欧洲还是国内的大学生都要很早地定下一个专业,没有那么多机会去探索自己的兴趣和可能性。博雅教育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这点在我求职时期也给我带来了优势,在面试的时候HR很容易对我的戏剧专业感兴趣,它展现我除了金融行业的其他兴趣。你所学的专业并不代表你整个人,博雅教育提给我的机会可以让我成就一个更加完整的自己。

 

Q:学姐是如何确定将来的就业方向是金融方向的呢?该如何准备?维思提供了什么资源?

我属于决定比较晚的,直到大三暑假才开始参与金融方向的实习,之前也尝试了公关等工作。做决定的刚开始其实有一些跟风,但是慢慢发现金融方面的工作很符合我对未来的预期,潜移默化也做了很多准备。一边端盘子一边试镜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最后想做大方向的是对于艺术和戏剧项目的投资。因为我发现很多导演和演员很大的问题在与没有资金,预算成为了阻碍表达的最大问题。我对艺术有兴趣,但我自认为不不会成为一个艺术创作者(art maker),但是我想作为投资人或者制作人,来推动艺术的发生。

 

在决定好这个方向之后就开始申请实习,投了很多份简历面了很多面试。经过一学期的折腾拿到了两个在香港的offer,一个是在Goldman Sachs做资产管理(Wealth Management),一个是在Credit Suisse做销售交易(Sales and Trading)。因为我在投行实习的目的主要是学习技能,所以放弃了未来会更加稳定的资产管理的实习选择了销售交易。 在香港和新加坡实习的三个月里我学习了非常多的东西,弥补了在文理学院对于职业培训方面弱的问题。不但有金融方面专业的知识,更多的是如何团队合作,如何与上司和同事打交道等,就像在一个校友跟我讲的一句话一样“第一份工作就是学会怎么工作“。虽然很累,但是我很享受这种高速重压下成长的环境,最后决定了接受了Credit Suisse在新加坡的Return offer。

在申请实习和求职的路上学校的就业中心(Career center)给我提供了很大帮助。第一是可以帮助我定期打卡并且跟进我的进度,在申请实习和求职的路上有人可以监督并陪伴你是非常好的事情,这样不会那么孤单。另一个非常大的作用是可以查找和提供很多校友资源,比如帮你查询你感兴趣的公司有哪些校友,帮助你建立和他们的联系(network)。比如我通过在Credit Suisse做HR的维思校友更好地了解了这个公司,她也帮我内推了简历。但是校友能帮你的是带你进门,之后的过五关斩六将还是靠自己。除了学校就业中心之外,我推荐大家多去和之前有经验的同学交流,因为亲历过这些的学长学姐是最有经验的。我在求职的时候就咨询了很多学长学姐,在找到工作后也为很多学弟学妹提供了建议和帮助。

 

但其实大三大四这一年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多变化,世界上职业有很多,所以不一定非要去做大家都很向往的职业。职过程让我收获最大的是我对自己的认识,我慢慢开始思考我想要什么样的东西,我的第一步应该怎么走。求职的过程其实像谈恋爱一样,互相都合适才是最好的。失败的时候可以反思自己是不是有哪些细节做的不够到位,但是有时候失败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只是不合适,还是要对自己充满信心。工作并不是生活的全部,给自己压力过大,过于焦虑是毫无意义的。我觉得我做得比较好的一点是我在整个找实习过程中都把学业放在第一位,每天花一些时间在上面比较理智。如果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找工作上不顾GPA确实得不偿失,也丧失了选择读研的优势。

Q:谢谢学姐对于就业的分享!回到校园,在维思这四年有没有上过什么有趣的课呢?

表演(Acting)是我非常喜欢的一节课,我推荐给无论是否是戏剧专业的同学。这门课会让你突破自我,而且和教授和同学关系非常近,你得到很多帮助,并且从很多方面提高自己的能力。因为我在Wes一直在学法语,所以我推荐学法语的同学Michael Meere的法语戏剧课。另外鼓励大家多上上体育课,音乐课,舞蹈课等等,我们学校这些艺术课程的资源都很丰富,应该好好利用。

 

课堂之外,学校的教授对我帮助也很大。我大二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对我影响非常的戏剧教授,她很能理解国际学生在美国学戏剧的纠结。除了给了我很多戏剧专业方面的建议之外,她也给我了很多人生建议,像妈妈一样,在我挫败的时候让我慢慢来。还有教我经济的Hornstein教授,她作为一个前女性金融从业者,教会我一个女性怎样在这个男性居多的专业环境下如何做自己。而这些东西都是在课堂上学不到的。

Q:据我所知,学姐课业之外还参加了很多课外活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我觉得我做的最有意义的课外活动是PANGEA(维思大学的国际学生组织)。从感恩节没地方去,留守学校的孤单感,到找工作时的无助感,国际学生面临的问题和困难真的很多。我们和求职中心(Career Center)举办了一些针对国际学生求职的座谈,分享大家的求职经历。还组织了国际学生和国际老师的晚餐,我觉得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单纯的,教授作为在你身边的年长者,如果你认识了这些教授,那么当你有一些困难的时候你就知道去找谁。

 

我觉得大学还是要做一些你回头看会觉得“我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些”的事情,其实留下很珍贵的记忆就是有点傻但是很好玩的事情。比如我还参加了一年的拉拉队,在学校幼儿园带小孩,虽然现在看来都莫名其妙的,但是都是很有意思的经历。

Q:如何做出出国交流(study abroad)的决定?有什么在出国交流时发生的好玩的事情吗?  

我是通过Vassar-Wesleyan的项目去了法国交流了一学期。这个项目做了很多年,也有很多经验。因为喜欢这个国家和法语,所以很早就决定要出国交流了。我强烈建议大家有机会尽量去study abroad一下,因为学校比较小,并且跟外界很隔阂,在维思你可能会觉得世界很小。但是study abroad这个经历让人扩大眼界,有更多有趣的大学体验。

在法国我遇到了很多很奇妙的人事。比如最后和我的住家老奶奶关系好到成了她的“中国外孙女”。住家老奶奶是个很有故事的女人,我们超级投缘,从文学戏剧到时尚几乎无话不聊,上个春假我去巴塞罗那还住在她外孙女家。和一起study abroad的同学关系也很近。其实我觉得国际生study abroad有优势,因为我们有在国外独自生活的经验,比很多美国学生要自如很多。

Q:很多同学刚上大学的时候都觉得面临着很大的社交压力,作为一个“过来人”你有什么建议呢?

首先我觉得,社交是重要,但也不是全部,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很多人都抱着等待别人来约自己的心态,但是如果你主动去安排自己的社交生活就会轻松很多,因为时间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且对方大概率不会拒绝你。

 

多给自己创造一对一的机会是交朋友很重要的部分。约饭是非常切实可行的想法,因为人再忙也要吃饭(笑)。还有就是抓住大一大二大家都在努力社交时间,可能到大三大四大家都会“懒”一点。最后,做自己,让自己舒服才是最重要的。无论是和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交朋友,都没必要去迎合某些不适合做朋友的人。

 

Q:最后,你有什么给学弟学妹的建议呢?

希望大家不论是考试还是找工作,能享受过程,不要太注重结果。比如找工作,没必要过于焦虑,既然已经在努力,学到了很多东西,认识了很多人,至于结果怎么样,那就看缘分。还有就是,有机会多旅旅游(笑)。毕业工作之后时间真的很少,大学期间每个假期都玩一玩,感受不同的氛围。Work hard play hard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