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思人】Jessica Chen ’20: 不想创业的心理学学生不是好舞者

编者注:今后的周五,我们将不定期推出专栏,讲述维思伙伴们的故事。专栏内容完全由在校学生主导、采访及写作。

不论你是在校生小伙伴,在各行各业辛勤耕耘的校友朋友,亦或是相隔万里的维思家长,我们都将通过这个栏目,为你提供与维思同步更新的视角和最鲜活的故事。

另外,不可忽视的读者是对维思感兴趣的高中生们。(在很久前╥﹏╥…)同样经历过美本申请的编者,理解过程的繁琐乃至焦虑。关于申请和选校,比排名更重要的是“适合(fit)”,希望你能在这里找到相似的热情和坚持。


本期受访嘉宾:Jessica Chen ’20

Q:Jessica感谢你愿意参加我们的采访!能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A:我叫Jessica,我的朋友们都叫我西卡。今年大二,来自深圳。去年秋季从另一所学校转学到了Wes。

我的学术兴趣包括认知科学,心理学,神经科学,哲学以及宗教。具体来讲,我对于语言和人的自我认知,情感影响以及心理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应用十分感兴趣。

除此之外,我也很喜欢自己动手修东西(是的我的房间里有一套完整的家用工具盒,各种螺丝刀啥的哈哈),计划学习一个工程学方面的辅修,主攻方向为舞台表演设计。


Jessica在工程课上做项目

Q:除了学业,Jessica在校园活动里也很活跃呢,能向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参与的几个活动和组织吗?

A:我对跳舞一直很感兴趣,上个学期参加了Korean Pop Music Dance的表演。我还参加了Kai Entrepreneurship Club,这是我们学校关注科技、创业和社会创新方面的一个社团。在上学期末,我被提名为这个社团的主席,所以这个学期我开始负责社团运营。

除了运营Kai之外,我将以舞者的身份在这学期参与两位我非常喜爱的大四同学的毕业作品 。其中一个是一个舞蹈专业的姑娘,她的作品是关于作为中国/少数族裔女性在美国社会中的身份探索,另一个文学专业的男生的作品是以“家” 这个概念为主题而策划的一场沉浸式戏剧表演,观众与表演者是会有很多互动的的。

另外,我也在组织一个Academic Conference(学术会议),这个会议是关于语言以及与语言有关的一切;我们会有一些分论坛,探讨language and identity(语言与身份),language and technology(语言与科技),language and self-exploration(语言与自我探索),language and arts(语言与艺术)等等话题。


寒假在数据公司实习

Q: 看来Jessica的兴趣真的非常广泛,比如舞蹈、创业和心理,你为什么会对这三个看起来直接关系不是很大的领域同时感兴趣呢?这三个方面的热爱有没有什么内在联系?

A:先讲跳舞吧,我从两岁开始学芭蕾舞,后面又学了民族舞、拉丁舞,HipHop还有swing dance。在我二十多年的人生里,舞蹈从来没有退出过我的生活;舞蹈就是我的一部分,也是我探索世界和自我的一个秘密窗口。来到Wesleyan之后,发现wes有非常多和跳舞相关的社团和活动和喜欢跳舞的小伙伴,真的很开心 。

关于创业的话,我觉得是我性格里有一种想要对世界做出一点影响的愿望,希望用自己做的事情去影响到别人,完成对社会一些积极的改变。来到Wesleyan之前,我休了一年学,在这一年里,我有幸在两个创业公司和一个风险投资公司工作。在创业公司工作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哇,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氛围!” 因为在那里我承担了很多的责任,参与了很多的决策过程,而且可以很快地见证影响力的发生。我觉得这样的工作环境很符合我的性格,由此也产生了希望在毕业之后能创办自己的公司的愿望。来了Wesleyan之后接触到了Kai Entrepreneurship这个社团,觉得这个社团对我的兴趣真的很匹配,所以就马上参与啦!

想要学习认知心理的原因,是因为我从小就对“why people think what they think” (人们为什么会想他们所想)这个问题特别感兴趣。我觉得世界上最酷的事情就是能够住到另一个人的脑子里,去了解ta的所思所想。这个热情这么多年也没有变过,所以选择它作为专业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

除了自己对于人的热情之外,我觉得心理学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思维方式的学科。这么说的理由是因为我认为思考人的想法以及其所产生行动能够挑战我们对于稀疏平常的事物的认知。 因为我是学心理学的,所以我一直对人的行为和想法比较敏感,时常会惊奇于一个人思维方式的来源,以及人与人交往中所散发出的不同气味。简单来讲,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和由此而产生的各种因缘际会真的是一件让我非常着迷的事情。

关于这三个热爱怎么会同时存在呢,我觉得只是因为这三个碰巧都是我心里一直都真正抱有热情的事物。我可能是一个感性稍微超过理性的人,对于热爱的事情异常果决执着。这些由好奇和热爱产生的小火光常常就带领我走到了一些我自己不会预料也不知道的地方,就好像我被Wesleyan录取一样。这样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同时可以被宇宙给予一些小小的祝福的心态让我觉得能来到Wes真的很幸福。

Q:那来到Wesleyan之后,你觉得Wesleyan的资源有没有帮助你进一步探索自己的这三个兴趣呢?Wesleyan有没有让你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

A:能来Wes上学真的是一件我觉得很幸运也很幸福的事情。我觉得Wesleyan很好的一点就是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地方,不会有人限制你的兴趣和探索的热情。举舞蹈的例子来讲,

学校秋季开学的时候会有一个Dance Showcase,所有跟舞蹈相关的社团都会来表演,并且会告诉你如何能加入到他们的社团里。当时看到那么多对舞蹈也感兴趣的小伙伴在台上充满热情地表演,我就觉得真的特别棒!

其中特别有趣的是一个叫Terps的舞蹈社团,他们不需要任何舞蹈方面的基础,是由同学们来自己编舞,每个人都有机会在台上一展身手。我们学校的dance department也小而精致,只要你有想法,跟chair发一封邮件,他们都很愿意来跟你交流。我们学校负责东亚区的招生官也是个popper,(小编:手动@Kora)和她聊起来的时候真的觉得好有缘分。

再说说创业,首先我们学校有一个Patricelli社会创新中心,这个中心提供一门两个学期的课,第一个学期是针对一个社会问题,提出一个用创业方式解决的提案,第二个学期就是致力于帮你把你的计划付诸实践。我觉得这是一个对希望把理想变成现实,或者对社会创新领域感兴趣的同学来说,非常好的一项资源。Patricelli也有专门的资金去支持学生完成他们想要做的项目。

在科技方面我正在努力通过Kai为Wes的学生争取更多的资源。我个人觉得,科技类以及创业公司是非常是和博雅教育背景的学生的,因为我们思维在广度方面十分有优势,而创业公司需要这样的通识教育人才,所以我作为Kai的社长,非常希望给大家提供进入科技领域必备的知识和技能。这个学期,我们将会邀请更多科技领域的校友回学校来跟大家分享,同时也在努力扩大我们社团的影响力;我们还在创造一些项目和活动(比如Hackathon,Silicon Valley Trip等等),来帮助大家了解各个领域的创业公司。

心理学的话,当然是我们学校最热门也最强的专业之一啦。我们部门之下起码有十几个各种方向的lab,如果你对研究感兴趣的话只要跟教授说一说,他们都特别友好,可以把你跟各种研究项目的机会对接,课后有任何问题也可以随时找他们聊天。哈哈其实我对心理反而没有那么了解(笑),看来以后要再多花点时间钻研学术。


(小编:不需要描述,就是美~)

Q:好赞好赞!谢谢Jessica的分享!你也提到了自己的转学经历,那当时Wesleyan是有哪些地方吸引了你让你想要转过来呢?在真正来到这里之后,跟自己之前的预期有什么不一样吗?

A: 我大学第一年在另一个文理学院读书的时候,有来Wes访过一次校。 当时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在Wesleyan,她就跟我说要不要来找她玩一下。我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来Wes访校,当时正好赶上了Terps(一个舞蹈社团)的表演。因为我的朋友要表演,我就跟她去舞台后台,认识了她的一帮朋友。

我记得当时大家一起在后台开了个Party, 把所有灯都关了,只留下一些小灯,然后大家一起开心地庆祝。我当时被这样充满活力又很友好包容的环境深深震撼了;我觉得Wesleyan的学生真的非常多元化,有来自很多种族和文化的学生,也有多元性别/性向的学生,所有人都非常友好也非常脚踏实地。跟他们交流的时候,能发现大家都非常热爱这个学校。

另外就是当我坐在台下看他们表演的时候,会发自内心的觉得所有人都非常地有热情,这种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热爱非常感染人。我觉得在我接触过的这么多学校里面,Wesleyan是唯一一个让我爱到起鸡皮疙瘩的学校 。当时我就非常坚定地告诉自己我一定要转过来!所以当Wes给我发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爆炸的状态--就是“哇,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的感觉(笑)。”真的是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更开心的事是来了以后,发现跟我以前的预期挺符合的,真的很开心。

Q:那真的好棒,再次恭喜你!我也跟你有一样的感觉,觉得Wes真的有特别多元化的学生群体,那你觉得这里有没有一种什么东西,一种共同的校园文化把大家联系起来呢?

A:我觉得热情是每一个Wes学生都具有的特质。大家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都特别热爱,哪怕大家感兴趣的事情非常不一样,这种热爱是共通的。另外“diversity”(多元化)其实本身也是一种共同点,这里的多元化不光指种族身份上的多元,还包括大家兴趣爱好以及对自己的认知上的多元化。

还有一点,我觉得大家都非常平易近人。在Wes,社交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在这里很容易就能交到新朋友,而且你会发现所有在里的人都有自己非常厉害的故事。比如说,上课的时候坐你旁边的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笑)的同学,可能就是某个国际乐器比赛的冠军或者是曾经出演过某部电影的童星,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与朋友们一起的感恩节晚餐

Q:能看得出Jessica非常享受在Wes的生活,那关于在Wesleyan毕业之后的生活,你有什么规划或者想法吗?

A:我觉得人生规划来讲,我很确定的是我一定会在某个时间点创建自己的公司,做一件有影响力的事情。毕业之后,我希望去到科技领域的创业公司工作,能跟一群对改变世界也有热情的人一起工作,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至于在哪里,我没有很大的个人倾向;我是一个world citizen(世界公民),所以不管去到哪里,只要能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我都不介意。我希望在毕业之后能够把Wes给予我的对于世界的好奇和热爱保持下去,继续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成为一个可爱又有趣的人。


参加Lean In在深圳的年会

Q: 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不管是第一次大学申请的时候还是转学申请的时候,主要申请的都是文理学院。文理学院在国内的知名度可能还不是很高,大家对“博雅教育”这个概念也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能谈谈自己为什么对文理学院和博雅教育情有独钟吗?

A: 我觉得大家现在对博雅教育不理解的地方有两点:首先有人觉得博雅教育会导致我们学习杂而不精;我的看法是,知识可以在短时间内习得,但知识过期的速度快,就好像海浪,永远是一波接着一波,前浪消失在后浪的洗刷下。但如何学习知识以及学科之间的逻辑是底层逻辑,这样的智慧需要通过时间的打磨才能体悟;而链接一旦打通,即有了面对一切事物的韧性和灵性。

依我的观点,斑驳复杂的底层永远比光鲜亮丽的表层来的要有吸引力,可人总是太执着于表面的光鲜,走不进事物的本质,而博雅教育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

还有人觉得博雅教育太过于“象牙塔”,无法解决实际问题。我倒是觉得,所谓的”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是底层逻辑无法打通的反射。剥离表层之后,看似不同的问题其实背后是相似的解决逻辑。一对一地解决问题要消耗太多的心力,治标不治本;如果能够在大学期间通过博雅教育学会跨领域思考,梳理底层逻辑,掌握解决背后的方法,就可以灵活变通,快速解决一串问题。

Q:谢谢Jess的分享!那最后还有什么话想跟大家说吗?

A:申请季的学弟学妹在选择大学(尤其是文理学院)的时候一定不要光看排名来选,一定要去认真地了解这个学校的气质和特点,就像在追你喜欢的男生/女生的时候,如果最后在一起了之后发现不合适,就好像是分手,真的会很辛苦(来自转学生的抱怨) 。如果有机会,在入学之前多找学长学姐聊天,问问除了学术以外的生活以及校园氛围,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喜欢真的好重要。

简单来说就是我觉得合适自己永远比看起来好和厉害来得更重要。希望大家能够去到自己心仪的学校啦。

采访及撰稿: Xinyue Zhang ’21